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都市风水师 > 第十章 死局

第十章 死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李牧说不好说,他也只是初步的勘察了一下,具体的要等老板回来再问一问具体的情况再定夺。
  
  王勇的表哥哦了一声,脸色显得有些失望,看来他是希望这工地能复工,要不之前的工程款都打水漂了。王勇的表哥刚想走,李牧说你等等,有点事情想跟你打听一下。
  
  李牧就问了一些土大款的具体情况,还特别的问了那土大款的办公室是什么时候开始使用的?
  
  王勇的表哥说至少三个月了,李牧就问工地不是才开工一个月吗?怎么办公室投入使用三个月了呢?
  
  王勇的表哥解释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工程开工之前是要测绘的,还有前期的准备工作啥的,这都是非常耗时间的,所以肯定是要提前的”。
  
  李牧又问:“那从办公室投入使用开始,老板办公室的家具摆放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”?
  
  王勇表哥说“刚开始可不是这样的,开始的时候整个办公室只有一张书桌,那些家具都是后来加进去的”。
  
  李牧又问:“那加进去多久了,有两个月吗?”
  
  “嗯,差不多了,那家具是和女秘书一起到的,那女人就是两个月前过来的,我记得清清楚楚”王勇的表哥一提起那女人就满脸的坏笑。
  
  李牧又问:“那老板平时在办公室的时间长吗”?
  
  王勇的表哥说基本上天天都在哪里办公的,只是最近工地不是停工了吗,所以他就不怎么呆在那里了!
  
  李牧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,便说了句谢谢。王勇表哥说有事打电话,就出去忙了。
  
  等王勇的表哥一走,李牧就把门关好,还四下的张望了几次,见到没什么人才迫不及待得对我说:“张民,估计这次咱们白跑一趟了”。
  
  我连忙问为啥啊?
  
  李牧说“那土大款活不了多久了,如果他真的死了,就算咱们解决了问题,那咱们找谁要钱去”?
  
  我说你怎么知道他会死呢?
  
  李牧说刚才进土大款的办公室,他就看见了一个风水死局:“囚字局”
  
  我连忙让李牧给我讲讲。李牧便开始讲起这个“囚字局”
  
  平时土大款应该坐在办公桌办公,而那些家具绕着他一圈,正好形成了一个汉字的“囚”字,也就是人在口中,如果没猜错的话,办公桌下面应该压着老板的生辰八字。
  
  而那些家具也不是普通的家具,那些家具都是用棺材板做成的,这就相当于他躺在了棺材里,这可是非常霸道的风水局,这种风水死局如果过了七七四十九天,那是必死无疑的,就算神仙也救不了他,而且刚才王勇的表哥说了,那老板已经坐了快两个月了,就算他的命再硬,也是逃不过这一劫了。
  
  我一听,大吃了一惊,原来是有人想害他,可这是为什么呢?
  
  李牧说:“那个女秘书的可能性比较大,王勇的表哥说家具也是她带进来的,而且你看她知道了我是风水师之后的态度,这是怕咱们揭发她才把咱们赶出办公室的,她害土大款的具体的原因也只能问她本人了”!
  
  我听了不禁唏嘘不已,真是人心难测呀!不过我还不是不死心,如果就这么走了,那算什么事啊,人家还以为咱们看不出来跑了呢,而且我也想看看李牧说的对不对,我就提议在等一等,就算走也得跟人家打一个招呼吧!
  
  当晚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,洗漱完毕之后我问李牧这地桩打不下去,到底是工程技术的问题还是风水的问题?
  
  李牧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“都有可能”
  
  我却不觉得这打地桩跟风水能扯上什么关系,就让李牧把风水上的那个可能给我讲讲,我也好长长见识!
  
  李牧便给我讲了一个龙柱的故事:
  
  九十年代,某市为了改变市区交通拥挤堵塞的状态,开始进行高架桥建设,当工程进行到关键的时刻,要把一根关键的钢筋混凝土柱子往地下打,以便于作为南北连接的借口,可这根柱子打了一半之后就再也打不进去。
  
  工程公司立即调集技术力量攻关,一而再,再而三,地桩就是打不下。地质专家反复勘探,但从地质学角度上没有任何问题,施工因此搁浅,请来各路著名工程师使用各种方法但没有成效,柱子打进一点就开始向外喷水,把柱子推出,可地下根本没有水源。这让工程师们摸不着头脑,谁能想到偏偏在这个关键的接口上打不下地桩,竖不成主柱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